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九天_ 第六十七章 真正的靠山-

时间:2021-05-27 17: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黑山老鬼小说九天 第六十七章 真正的靠山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熊长老听得此言,心间更是愤怒,忽然一道神识扫出,在吕飞岩身上转了一圈,而后眉头紧皱,抬掌凌空抓去,吕飞岩的怀里,便已有一块玉佩飞了出来,熊长老将玉佩抓在手里,一道法力打入,这玉佩之中,立时散发出了诸多光芒,映在虚空里,露出了一副景象。

    只见那景象之中,乃是一片幽深的山谷,远处正有两道人影恶战不已,影子并不清楚,但依稀也能分辨得出是方贵与张忡山,周围众同门见了,便皆凝神观看了起来。

    影象甚是简短,只拍到二人争斗半晌,却是方贵占了上风,一剑将张忡山的金光神御法神通打散,生生打进了妖穴之中,而在这时,景象正快速拉近,想是手持影玉之人也在快速的接近,最后闪得几闪,便彻底消失了,应是法力断去,来不及拍下其他的。

    看到了这景象,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这景象,恰可以证实张忡山是方贵所杀,起码是他逼入妖穴之中的,但是,偏又拍到了他们二人厮斗良久,那么这便又不是方贵偷袭谋害了,起码说明,在这一段景象之中,两个人都是想要对方性命的,最后张忡山身死,那只是因为张忡山本事不如方贵罢了。

    “熊……熊师兄……”

    一片寂静里,张忡山之父忽然高声叫了起来:“这……这岂不是那小贼谋害吾儿的铁证?你身为戒律堂长老,禀公执法,可不能坐视吾儿含冤而死啊……”

    在这一片哀嚎之中,熊长老脸色愈发的难看。

    倘若方贵之前没有承认张忡山是他杀的,那这影玉一出,自然便是铁证,就算是后山那人横加阻拦,他也可以直接将方贵拿下,偏偏方贵从一开始就没有否认过这一点,他所讲的,只是自己被迫反击而已,这影玉里面留存的景象,反而无法证明什么了。

    一时心乱如麻,烦扰不堪,心里只是想:“为何后山那废人平时万事不理,只知道伤春悲秋,便是仙门遭遇强敌压境,他都不见得会提一提剑,如今倒要出手了?只是因为这小儿是他的弟子?以前他也收过几个弟子,有人死在了外面,他连问都没问过一声……”

    若没有后山之人干予,这件事对他来说极为简单,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罢了,偏偏后山那人让阿苦过来问了他一句,他便立时满心为难,不知该如何办了。

    但没办法,总要禀公执法的吧?

    他脸色沉了下来,冷冷看向了叶真与吕飞岩,沉喝道:“既有如此证据,为何不早拿出来?况且既是张忡山刻意让你邀请方贵出山,此事你也该早些告诉我,我不知你们二人心里在想什么,但遮遮掩掩,本身便没道理,来人啊,速将这二人拿下,押在戒律院,什么时候让他们开口把所有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了,什么时候真相必定大白于天下!”

    跪在了地上的叶真一时胆骇,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而吕飞岩则忽然有些情绪激动,向着阿苦大叫了起来:“阿苦,你去问问他为什么,我当初也是跟他学过剑的,我还奉上了无尽厚礼,凭什么他就对我不管不问,既不教我真东西,又在我遇到了麻烦之时置之不理,凭什么这个小儿有事,他却会出言发问了?”

    眼见得他这时候已有些癫狂之态,旁边的戒律堂弟子急忙将他押下,连嘴都堵上了。

    吕飞岩挣扎不已,眼中居然有些泪水流了下来。

    而在熊长老旁边,张忡山之父见到熊长老居然拿下了叶真与吕飞岩,也是神情呆滞,无比复杂的看向了熊长老。

    熊长老迎着昔日同门的目光,脸色一片冷淡,只是道:“张师弟放心,我既为戒律堂长老,便定会禀公处事,若真是这小儿心怀歹意害了你家公子,我绝不饶他,但……如果真是令郎先起了歹意,那我们纵有同门之谊,我也……”

    说到了这里,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下去。

    张忡山之父闻得此言,已是满面悲愤,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这时,叶真与吕飞岩,都已经被人拿下,捆仙索结结实实上了身,倒是旁边的方贵一身轻松,抹去了脸上的鼻涕眼睛,跷着脚尖没事人一样的在那看热闹,熊长老瞥了他一眼,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就这么放过这小子也不是回事,心里微一犹豫,只好喝道:“方贵!”

    “我在!”

    方贵反应了过来,急忙叫道:“熊长老处事公正,弟子感激不尽……”

    “此话言之尚早!”

    熊长老冷哼一声,沉喝道:“事情原委查得清楚之前,你也脱不了干系,来人啊,将他押回戒……”说到了这里,忽然眼角瞥过了阿苦,语气便忍不住一顿,继续道:“押回后山,随时听候审问,没有仙门命令,不可离开后山半步!”

    周围众弟子听了,顿时响起了一片低低的哗然。

    一个关入仙牢,一个押进后山,这差别似乎也太大了点吧……

    倒是阿苦,闻言急忙上前答应:“弟……弟子明白!”

    他似乎是被熊长老的严厉手段所震慑,直到这时,说话都有些颤抖。

    上前象征性的站在了方贵身后,这就代表自己是在押他回后山了,方贵活动了活动胳膊腿,也表现的一副甘愿被押回去的模样,不过在即将下山之时,他却忽然又想起了一事,转头看着那位功德殿前的执事,道:“虽然要押我回后山,但我的功德还是在的吧?”

    周围不知多少人面露无语之色,连颜之清都有些无奈。

    那执事也懒懒的挥了挥手,道:“你降伏妖兽是真,救得同门是真,该有的功德自是有的,不过这桩公案审出了结果之时,仙门怎么罚你,那就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了!”

    “有功德便好!”

    方贵放下了心来,被阿苦押着,一路步行下山。

    而在另一侧,吕飞岩望着后山方向,眼神都已经呆滞了……

    周围众弟子见没有什么热闹可瞧了,也都各自散去,只是今天在功德殿前看到的一幕一幕,着实热闹非常,半年之内,都不愁没有谈资了,许月儿也是一脸欣喜,抱着颜之清的胳膊,笑道:“太好了,太好了,没想到后山那位这么厉害,一句话便解了这大麻烦……”

    “重点不在后山那位厉不厉害,而在于……”

    颜之清面上,也有些放松,只是更多的是心里疑惑,喃喃道:“他居然真会过问此事……”

    许月儿笑道:“管他呢,小坏蛋有了这个大靠山,谁敢冤他?”

    也就在此时,旁边正有一人经过,却是红叶谷弟子赵太合,他本也是今天大出风头的人物,结果后来事情接连起伏,吸引去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倒成了一个看热闹的,如今恰好听到了许月儿的话,他忽然笑了笑,淡淡开口道:“他的靠山,怕不是后山那位……”

    颜师姐微微一惊,抬头看时,赵太合已走的远了。

    ……

    ……

    也是在这时候,已经被阿苦师兄押着往后山走去的方贵,穿过了一片林子之后,便鬼鬼崇崇的回头瞅了一眼,见距离功德殿已远,放心道:“他们已经看不见我们了吧?”

    阿苦师兄比他还要紧张,身材僵硬的回了回头:“应该看不见了……”

    方贵松了口气,嘻皮笑脸的转过了头来,道:“阿苦师兄演技不错嘛……”

    阿苦师兄闻言,两条眉毛都垂了下来,苦着脸道:“你还说呢,胆子也忒大了点,当时接到了你的信,我就立刻跑去求先生了,结果先生……他是向来不理会这些事的,他认为这是我们自己的麻烦,他应该是认为这是我们自己的麻烦,该由我们自己解决吧……”

    “你不用替他解释了,他就是懒得理……”

    方贵撇了撇嘴,旋及又得意了起来:“但就像我跟你说的一样,我找他帮忙,他懒得帮,但我们可以假装他帮忙了啊……”

    阿苦一脸担忧:“师长如山,假借师长名义可是大罪啊……”

    “放心放心……”

    方贵得意笑道:“先生那么懒,我们找他帮忙他懒得理,那有人找他去求证时,他也懒得否认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