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盛唐日月_ 第三十七章 诸神的黄昏 (中)-

时间:2021-05-27 18: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酒徒小说盛唐日月 第三十七章 诸神的黄昏 (中)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轰——”“轰——”“红——”三门青铜铸造的“巨钟”口部火光闪动,上千枚弹丸和石子被火药喷下了重玄门城头。刹那间,在抬头仰射的万骑营弓箭手队伍中央位置,扫出了一个血淋淋的缺口。(注:重玄门,大明宫的北侧外门。)

    凡是被迎头喷中的弓箭手,全都死得惨不忍睹。

    板栗大小的弹丸和石子在火药爆燃生成的气浪推动下,可以无视双层牛皮甲。而即便能挡住强弩的镔铁背心,被数枚弹丸和石子同时命中,也被砸得向内深深凹陷下去。坚硬的镔铁在这个时候,反倒成了弹丸和石子的帮凶,化作一片片利刃,直接刺破披甲者的胸腔。

    即便侥幸没有处在正对“钟”口的位置,也有大量弓箭手遭受到了池鱼之殃。从城头激射而至弹丸和石子,打在他们缺乏有效防护的手臂、小腿、口鼻、脖颈等处,立刻凿出一个个血淋淋的窟窿。

    这些伤口虽然不会立刻夺走人的性命,大小和模样却极为血腥恐怖。受伤者立刻失去全身力气,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挣扎,同时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恐惧则伴着惨叫声,瞬间于重玄门外蔓延,不光是弓箭手,正在推动冲车的陷阵兵,正在整理云梯先登死士,甚至还有一部分正在给投石车装填火雷的弟兄,也丢下手里的家什踉跄闪避,唯恐躲得不够及时,成为“铜钟”的下一轮瞄准目标。

    “蠢货,废物,全都给我站住,不许退。杀了妖后,尔等要什么有什么。如果妖后不死,她肯定会诛尔等三族!”万骑营都尉钟绍京大怒,挥舞着横刀从盾车后冲出来,砍向带头退避的一名校尉。

    那名校尉猝不及防,被他直接砍翻在地。鲜血沿着刀刃,刹那间窜起了三尺多高,溅了周围的袍泽满头满脸。

    周围的万骑营兵卒们,先被吓得停住了脚步。随即,一个个迅速想起了谋反失败之后会面临什么样的惩处,嘴里发出一长串鬼哭狼嚎,掉转头,冲向距离各最近的投石车,火龙车,弩车,七手八脚装填火雷,压动横杆,射出弩箭。

    重玄门乃是大明宫北侧的最外层防御设施,光城墙就高达两丈四尺,内芯为泥土板筑,外皮还包裹着厚厚的青砖。弩箭远距离仰射,很难命中敌楼和城墙内的目标。而火龙车的有效杀伤距离只有二十几步,更不可能隔着十几丈远,就将火焰喷上城头。

    唯独由前任军器少监张潜改良过的投石车,可以将点燃后的火雷掷上重玄门的城墙。然而,因为缺乏训练的缘故,万骑营的士卒们操做投石车的动作极为生疏,非但好半晌才能发起一轮攻击,掷出的火雷还没什么准头。要么砸中了墙砖,滚落于城外,要么越过了城墙,落在了重玄门与玄武门之间空阔的屯兵场上,毫无建树。

    反倒是重玄门上的宫廷侍卫和韦家子弟,因为忽然得到了三门古怪的铜钟支持,士气大振。在薛思简的指挥下,大伙操纵着同样由军器监精心打造的投石车,将火雷一波接一波射向城外,不多时,就将城外的火龙车、投石车和弩车炸烂了十几个,令叛军对大明宫的攻势,愈发难以为继。

    “弓箭手,弓箭手整队,靠近漫射,压制城头上的投石车!”发现形势对自己一方不利,钟绍京气急败坏,挥舞着横刀,逼迫弓箭手们重新集结。“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别想着中途退却。当年太子逼宫失败,追随他的人,妖后可是一个都没放过。”

    最后那句话,陈述得乃是神龙三年所发生的事实。在场的万骑营将士,有很多人都曾经亲眼目睹。刹那间,叫骂声纷纷而起,不幸被卷入叛乱,或者受到蛊惑主动参与了叛乱的弓箭手们,一边问候韦无双、薛思简、上官婉儿以及钟绍京本人的祖宗八代,一边再度集结起来走向重玄门,拼尽全身力气朝着城头释放羽箭。

    毕竟人多势众,他们射出的羽箭虽然没什么准头,却又急又密。很快,就令城头上出现了大量伤亡,反击的节奏也受到了严重干扰。

    然而,没等进攻的组织者钟绍京松一口气,重玄门上,三口铜钟又被人从敌楼中推了出来,钟口对着弓箭手的,先后喷射出炙热的火焰。“轰——”“轰——”“轰——”

    弹丸密如冰雹,在火药气浪的推动下,射入城外弓箭手的队伍中。近二十人当场被弹丸掀翻在地,还要差不多同样数量的人,身体被射出一个个破洞,血如泉涌。

    钟绍京费了老大力气才重新聚集起来的弓箭手队伍,迅速分崩离析。很多人宁愿面对督战者的横刀,也不肯继续站在城墙下被弹丸射成筛子!

    “太后英明!”“太后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有此神器,逆贼必败无疑!”欢呼声在重玄门上响起,与城下的惨叫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监门大将军薛思简,驸马都尉韦捷、左千牛中郎将韦锜等人,朝着敌楼上某个位置,兴奋地连连拱手。

    “全赖诸位之功!”太后韦无双身穿李显生前最喜欢款式的蟠龙铠,头顶凤翅盔,朝着薛思简、韦捷等人轻轻挥手,从头到脚,英气四射。“诸位继续努力,待天明之后,各卫将士进城,逆贼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太后英明!”“太后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欢呼声再度响彻城头,不光薛思简、韦捷等韦后的心腹爱将,甚至此时此刻,每一个驻守在重玄门的御林侍卫和大小宦官,都对即将到来的胜利深信不疑。

    的确,叛乱爆发的极为突然,并且据说有大量宗室参与,包括大唐高祖的曾侄孙,京兆府尹李晋,都出现在了叛军的队伍当中。然而,从半夜亥时直到现在,足足厮杀了两个时辰,叛军依旧没有能迈过重玄门半步。

    从于阗营中抽调精锐组建的三个御林侍卫团,虽然人数远不如叛军,却顽强地挡住了叛军在重玄门和百兽门同时发起的进攻。关键时刻,太后韦无双非但亲自披甲上阵,鼓舞士气,还拿出了多年前由上都护张潜敬献给中宗皇帝陛下的法宝,镇国“神钟”。

    那三口铜钟虽然模样怪异,装填了火药、弹丸和石子之后,杀伤力却大得吓人。特别是针对无法全身披重甲的弓箭手,每一轮齐射,都能给对方造成巨大的伤亡。

    而更大的打击,则作用在叛军的士气上。自从铜钟薛思简带着人用独轮车上推上重玄门城墙展开第一轮射击之后,叛军的士气就开始直线下降,如今,更是到了钟绍京需要用杀戮维持秩序的地步!

    冠军大将军韦播,带着其余于阗营精锐,就驻扎在未央宫中。卫尉卿韦璿、郎将高嵩、驸马武延秀,也各自统率着上万府兵,驻扎于长安城的四门之外。只要坚持到天亮,韦播、韦璿、高嵩、武延秀等人弄清楚的情况,肯定会立刻带领大军入城平叛。届时,太平公主和李晋等人临时收买的这群逆贼,必然溃不成军!

    “太后小心流矢!”昭容上官婉儿也是全身披甲,站在了重玄门敌楼上。然而,她却没有跟薛思简等人一道拍韦无双的马屁,只管小心翼翼地举起一面盾牌,护住了韦后的脖颈和小腹。“叛贼歹毒,万骑营又为招募游侠儿组建,其中不乏用弓的高手!”

    话音刚落,数支羽箭,果然从黑暗处呼啸而至。虽然没有射中韦无双和上官婉儿手中的盾牌,却将二人头顶的敌楼横梁,射得木屑飞溅。

    欢呼声戛然而止,薛思简、韦捷等人全都吓得瞪圆了眼睛,寒毛倒竖。待看清楚韦后安然无恙,他们一个个立刻又变得怒不可遏。纷纷寻找强弓和利箭,朝着城下的叛军发起了反击。发誓要将放冷箭的家伙,射成一只刺猬。

    对于这些马屁把戏,韦后看得多了,也不觉得奇怪。笑了笑,先冲着上官婉儿轻轻点头,随即,扯开嗓子高声吩咐,“别枉费力气了,放冷箭的,早躲起来了。赶紧把铜钟清理干净了,重新装填火药和弹丸,准备应付逆贼的下一次攻击。”

    “圣后英明!”薛思简等人齐声答应,带领太监和侍卫们,奔向还在发烫的铜钟。按照事先偷偷演练过上百次的步骤,熟悉地用布子清理“钟”膛,准备下一轮发射。

    “没想到当年张特进对付白马宗的东西,威力居然强悍如厮!”上官婉儿的目光也迅速被铜钟吸引,摇了摇头,小声感慨。“可怜白马宗那群蠢和尚,直到现在,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招来了天雷!”

    “不光白马宗的和尚们被蒙在了鼓里,至今,全天下知道铜钟用途的,恐怕也没几个。”韦无双笑了笑,满脸骄傲。“否则,李令月那个疯女人,今天就不会光让逆贼带着投石车来攻打大明宫了!”

    “太后英明,居然能发现张潜不肯告诉任何人的秘密!”上官婉儿满脸钦佩,举盾向韦无双表示敬意。

    “是先帝英明,拿到了张潜进献的黑火药和火雷之后,立刻就琢磨出了铜钟的真实用途!”韦无双继续笑着摇头,被权力熏红的眼睛里,难得露出了几丝温柔。“哀家当时还很生气,想要先帝质问张潜为何欺君。而先帝,却说这个用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现在看来,先帝是对的,他早就料到了,李令月等人决不会甘心蛰伏!”

    “先帝料事如神!”上官婉儿楞了楞,随即,发自内心地赞叹。“臣妾能够追随先帝和圣后,真是三生之幸。”

    “你也不差。先帝生前,就多次夸赞你有宰相之才。”韦无双听得心里头舒坦,顺口夸赞。

    “臣妾不过是一只萤火虫,依附于先帝和圣后尾骥,才能放出少许光华!”伺候韦无双这么多年,上官婉儿早就摸透了对方的脾气,低下头,小声自谦。

    “行了!越说,你还越谦虚起来了!”韦后摆摆手,笑着摇头,“除了不姓李之外,你哪点不强于太平长公主百倍?!只是身为女人,才不能出将入相罢了!”

    “婉儿不愿做宰相,只愿意永远站在太后身后。”上官婉儿被感动得眼睛发红,躬身行礼,“这里危险,还请太后入敌楼内稍微休息片刻。臣妾提刀执盾,在这里做太后的眼睛,一有情况,立刻向太后汇报。”

    “嗯!”韦无双明白,自己鼓舞士气的目的已经达到,继续站在明显位置,只会增加薛思简和韦捷等人的负担,于是,笑着点头。随即,缓缓向后挪动身体。却不料,被先前落在地上的一根箭杆,给绊了一下,脚步立刻开始踉跄

    “太后小心脚下。”上官婉儿尖叫着冲过来搀扶,另外一位自打武则天时代就入宫帮忙起草诏书的女官库狄氏,也赶紧冲上前,用力托住了韦无双的手臂。

    “不妨事。”韦后挣扎着重新站稳身形,顺势挣脱上官婉儿和库狄氏的手臂,“松手,将士们看着呢,这当口,本宫不能被人搀着。”

    说罢,她又看了看满脸担忧的上官婉儿,低声呵斥,“哀家只是被绊了一下而已,你没必要如此慌张。有搀扶哀家的功夫,不如去外边巡视一圈儿,替本宫鼓舞士气,安抚军心。”

    “是!”上官婉儿果断答应,随即,又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汇报,“重玄门这里,显然固若金汤。百兽门那边,有韦护带着于阗来的弟兄防守,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闪失。臣妾担心的是西便门,那边与太极宫是连着的,太后一直不肯让人将此门堵死,说是要留着那里给冠军大将军。可万一逆贼绕路太极宫……”

    “你去那边巡视一圈,同时派人再催一下韦播,问他为何还不赶过来支援!”韦无双想都不想,低声打断。

    “臣妾已经派人催过三次了,但是始终都没有回音!”上官婉儿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暗淡,低着头,小声回应。

    “再派人去催,以免先前派出去的人,遭到截杀!”韦无双楞了楞,随即再度做出决定。

    “是,臣妾先去巡视西便门。如果还等不到冠军大将军率部赶来救援,便亲自去未央宫那边搬兵!”上官婉儿咬了咬牙,回答得干脆利落。

    韦无双欣赏的就是她这股干脆劲,笑着点头。随即,又亲自将她送下了马道,目送她的背影在护卫的簇拥下去远,才又提着盾牌和横刀,缓缓走进了敌楼。

    太监们贴心地搬来了竹椅,宫女们则惨白着脸,为她打起了扇子。敌楼外,叛军依旧在努力组织新的进攻,却一波不如一波。而城头的侍卫和宦官们,则在薛思简和韦捷的等人指挥下,越战越勇,隔三差五就用铜钟给叛军迎头来上三记弹丸雨,将后者打得厉声惨叫,血流成河。

    时间还不到四月,长安城的天气,却已经热得有些让人难受。特别是被蟠龙铠牢牢保护着的上半身,除了腋下之外,根本没有其他通风的位置。让人的汗水很快就将贴身衣服润透,隐隐约约,还冒出了几丝馊馊的味道。

    先前战事紧张,韦无双鼻孔里只能闻见硝烟和血腥。而此刻,叛军攻势被成功遏制住了,汗水的馊味儿,就迅速变得清晰。

    这辈子,哪怕是与丈夫一道被贬居庐陵之时,她都没如此“臭”过,顿时,就让她轻轻将眉头轻轻皱做了一团。

    知道是谁将自己逼得如此狼狈,太后韦无双低声唾骂,“该死的李令月,本宫这回,绝不会再对你手软!”

    如果按照她的想法,早在三年前,太子谋反之时,就应该找借口将太平长公主李令月也碎尸万段。然而,丈夫李显却在关键时刻心软,只勒令太平长公主闭门思过,却没有对此人进行任何惩罚,甚至,没有出手砍掉此人在朝堂上安插的那些爪牙!

    韦无双知道自家丈夫为什么这样做。在丈夫心中,最重要的李家江山。而一旦杀掉了太平公主和相王,在他本人身体又不怎么结实的情况下,朝政难免落于韦家人之手。所以,利用李令月和李旦两个的实力,牵制韦家,才是丈夫的真正意图,根本不是什么心慈手软!

    但是,韦无双却没有说破。即便夫妻之间,偶尔也需要装一装傻。反正,这些年李显对她的支持,一点都没减少,甚至对她大肆提拔心腹的行为,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至于李显苦心制造的平衡,在她眼里,实际上早就脆弱到了不堪一击的地步。哪怕是在李显生前,她都能轻松地将窦从一、崔湜,甚至萧至忠,拉到自己这边。更何况在李显去世之后?

    事实上,李显的那些安排,也的确没起到丝毫作用。自打他去世那时起,她一直按部就班地,削弱相王和太平公主的势力,如今已经成功地做到了国家大事,全凭自己一言而决地步。除了没有废黜皇帝,临朝称制之外,隐然已经是第二个则天大圣。

    她几乎稳操胜券,唯一的疏漏就是,没想到李令月这么大胆,居然抢在她发起最后一击之前,勾结部分李氏皇族造反!

    可那又能怎么样?从昨夜亥时直到现在,叛军足足攻打了两个时辰、,大明宫却依旧牢牢地掌控在她手里。长安城内外的六万府兵,至少有五万,天明后会奉命入城平叛。而不远处的未央宫内,还驻扎着数千身经百战的于阗精锐。这批将士在她的堂弟,冠军大将军韦播的带领下,随时可以切断叛军的退路,将其一网打尽!

    只是韦播今夜的反应,实在太慢了一些!

    想到未央宫与大明宫的距离,韦后心中就烦躁不已。按道理,韦播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就应该已经听到了重玄门这边的爆炸声,赶来增援。然而,直到现在,韦播那边,依旧没派来一兵一卒!

    她已经着令上官婉儿,给韦播下得了三次懿旨,却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以至于刚才,她不得不答应上官婉儿的主动请缨,亲自去催。而万一半路上遭到叛军截杀,上官婉儿虽然智慧过人,却终究是个女儿身……

    想到这儿,韦无双又开始暗暗担忧起上官婉儿的安危来。虽然跟此女分享一个丈夫之时,双方之间的关系不算太亲密。但是,上官婉儿却跟太平长公主李令月势同水火。

    为了一个共同的敌人,她和上官婉儿之间,越走越近。特别是在李显失去做丈夫的能力之后,她与上官婉儿之间的矛盾骤然消失,剩下的,只有惺惺相惜!

    终究有些累了,想着,想着,韦无双的眼皮就开始发沉,呼吸也越来越均匀。迷迷糊糊间,她突然又看到了丈夫李显,身体已经完全恢复,骑在一匹纯白色的骏马上,笑呵呵地向自己伸出右手。

    “圣上!”韦无双刹那间忘记了丈夫已经亡故的事实,激动地大叫了一声,伸手去拉李显的手。然而,丈夫和白马,却同时消失不见,回应她的,只有凄厉地惨叫,“啊——”

    “谁在喧哗!”韦无双骤然恢复了清醒,将身体坐直,冲着周围怒目而视。

    眼前视野先是一片模糊,随即,慢慢变得清晰。血腥气扑鼻,上官婉儿一手提刀,一手持盾,快步闯入。在此人身后,则跟着一个韦无双做梦都想不到的面孔。

    “谯王,谁让你回来的?你也要谋反么?”双手猛然发力,韦无双站起身,手指上官婉儿身后的那张面孔,厉声怒叱。

    “国家有难,本王身为先帝之子,不得不挺身而出!”向来没啥存在感,并且被韦无双和太平公主交替打压的谯王李重福像脱胎换骨一般,低头俯视韦无双,朗声回应。“倒是太后,如此倒行逆施,可对得起父皇多年来的相待之恩?!”

    “太后,太后救命!啊——”监门大将军薛思简的声音,在敌楼外响起,随即,变成了一声惨叫。

    “救命!”“饶命!”“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只是奉命守卫大明宫。”“愿降,愿降……”

    求救声和求饶声,接连在外边响起,转眼间响彻重玄门。不待韦无双做出任何反应,更多的人,沿着楼梯快步冲上。羽林将军常元楷、右羽林将军事李慈、左金吾将军李钦,甚至还有深受他器重的周以悌,一个个手里的横刀仍旧在滴血,脸上却写满了大功告成的兴奋与骄傲!

    “你,你们……”刹那间,韦无双就明白了冠军大将军韦播迟迟没有前来救驾的缘由。

    三道懿旨,都是经过上官婉儿之手传出去的。而上官婉儿,却早就跟谯王李重福,太平长公主李令月等人勾结到了一起,随时可以改动她的懿旨,甚至,以她的名义,勒令韦播准不准轻举妄动!

    刚才,上官婉儿利用她的疏忽,打着巡视的由头,去了一趟西便门。随即,就将谯王李重福及其亲信引入了大明宫,从背后杀了薛思简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杀妖后,清君侧!”更多的将士,喊着口号涌入敌楼,将目瞪口呆的太监,宫女和少量侍卫驱赶到一旁,解除所有武装。同时,将太后韦无双团团包围。

    唯独没有被驱赶的,只剩下另外一个受韦无双器重的女官库狄氏,只见此女,迅速从怀中取出一份密封着着的圣旨,高举着走到了所有人的正中央。扯开嗓子,高声宣告:“圣上遗诏,请太后上前接旨……”

    上官婉儿和库狄氏,在李显生前都有草拟圣旨和接触印信的机会。所以,不用看,韦无双就知道这份圣旨乃是伪造,至于上面所写的内容,她更是能猜得一清二楚。

    抬手狠狠给了库狄氏一个耳光,她瞪圆双眼向前走了两步,韦继续手指上官婉儿,声色俱厉,“你,你,这个贱女人,圣上和哀家,可曾半点亏待于你?你竟然……”

    “太后错了!”上官婉儿抬起横刀,轻轻一拍,就将韦后的手指拍歪到了一旁,“是太后先辜负了妾身,而不是妾身辜负的太后。”

    “你,你胡说!”韦无双明知道大势已去,却不肯束手待毙。瞪圆了眼睛,继续厉声咆哮,“你刚才还说,宁愿这辈子站在哀家身后。你刚才还说,要做哀家的眼睛。你这个贱女人,让别人做了皇帝,你能得到什么?哀家拿你当宰相对待,你都不肯满足?莫非你还能嫁给里李崇福,做他的皇后不成?”

    几句话,一句比一句凄厉,一句比一句用心恶毒。然而,上官婉儿却丝毫不生气,笑了笑,快步走到韦无双身后,将头轻低,将嘴巴凑向她的耳畔,用极小的声音补充,“太后莫不是忘了,在你最落魄之时,谁曾经向你施以援手?”

    说话间,她的声音忽然变粗,隐约宛若来自一位行将就木的老僧,“圣女,你莫非忘记了,当年皈依佛门之时,许下过什么诺言?”

    “你,你……”心中突然打了个哆嗦,韦后瞪圆了眼睛,扭头看向上官婉儿,满脸难以置信。

    那个声音很低,她却无比熟悉。在她接受了白马宗的资助,并且成为宗门圣女之后,第一次跪拜的法王,声音就跟现在一模一样。而她,却一直以为法王是慧范那样的老僧,万万没有想到……

    没等她揭破对方的身份,腰杆处忽然被人用力推了一下,她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随即,更大的推力传来,将她直接推出了敌楼,翻越了栏杆,径直坠向了地面。

    “臣妾说过,要永远站在太后身后。”在下坠过程中,韦后隐约又听见了,上官婉儿的声音,柔媚而又冰冷。

    她忽然笑了起来,嘴角处写满了嘲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