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盖世双谐_ 尾声 逃离-

时间:2021-07-09 11:4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三天两觉小说盖世双谐 尾声 逃离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且说这孙黄二人一路飞奔,已到了那阵法近前。

    黄东来是一边跑着,一边已瞅见那最后的一丁点香即将掉落,于是他赶紧大喝一声:“没时间了!赶紧躺进去!”

    孙亦谐也不啰嗦,闻声之际,便是一个滑铲,朝着自己的“尸体”滑了过去。

    而黄东来则是在距离那阵法还有三米远的地方就原地起跳……

    但见,黄东来的双脚离地后,在空中顺势一收,就成了“盘腿”的状态,而他的手则已经开始掐诀,口中也已在念咒。

    两秒过后,就在孙亦谐的“魂儿”滑回自己身体的同时,黄东来也来了个屁股着地,直接以一个跳远动作“坐”进了阵中,并完成了念咒的过程。

    也就是在这一瞬,那最后的一缕残香……飘散了。

    而随着那香火气一同散去的,还有孙黄二人视线中的那些绿色的魂光。

    一种令人窒息的黑暗突然便吞没了他们,仿佛要将他俩吃干抹净。

    好在……一息过后,他们的眼前便重新亮了起来。

    回过神时,他们已回到了那间米铺之中,不远处的光源,正是此前米铺掌柜在他们进屋时点起的油灯。

    “呼……”黄东来这时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妈的,吓死我了,刚才我还以为失败了呢。”

    按平时来说,即便是在这种时刻,孙亦谐也是要和他抬抬杠,互相吐槽几句的,但眼下,孙亦谐刚坐起身来,还没开口说话呢,就脸色陡变,现出一脸痛苦的样子。

    紧跟着,孙哥就随手抓起了身旁一个放在地上的半空米缸,低头就冲着里面“唔呃——”一声,狂吐起来。

    他这一波……这么说吧,今儿晚上的那顿饭,他就相当于没吃,还倒贴了不少胆汁苦水。

    这还没完,更诡异的是,此刻他吐出来的那些食物和液体,全都是漆黑的,还散发出阵阵刺鼻的异味。

    “黄哥……我这是什么情况?该不会又死一回吧?”孙亦谐自己看着缸里的东西都给吓着了,赶紧回头问道。

    黄东来闻言,凑过来用嫌弃的眼神看了一眼,才回道:“放心,没啥事,这只是由于你去过了‘那种地方’,所以回来之后你的身体要把你的魂儿在那里沾染上的‘脏东西’给排出来,另外……你体内那些导致你死掉的毒,应该也跟着一起出来了,这是好事儿。”说着,他便指了指孙亦谐的右边脸颊,“不信你摸摸,我抬你进来的时候,你那右脸还是肿的、且有一大片是黑紫色,但现在连伤口都看不见了。”

    黄东来的这番解释,其实他本人也不是很有把握,他只是结合自己学过的知识半猜半扯。

    不过,大致上他还是说对了的——“还阳”之人,基本上都会经历这样一个阶段,因为重整后的三魂七魄自有一股“新生”的力量,可以将人体内致死的伤、毒、病等等与其魂魄在冥土所沾染到的“冥气秽尘”一起排出去,甚至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使器官“再生”和“自愈”。

    这种现象,可以说是天地间的阴阳法则对成功渡过“死劫”之人的一种回报,或者说一种怜悯;毕竟……要是没有这个机制,那绝大多数“还阳”的人都会因为回到了一具早已衰竭的身体中而立刻再度去世。

    “哦……这样啊。”孙亦谐听罢,点点头,但很快他又想起了什么,“诶不对啊?你怎么就没吐呢?”

    “册那,修道之人假的喏?”黄东来当时就开始装逼了,“哥上山修炼好歹也有大半年了,刚才只是稍微到阴间走一趟,何至于被冥秽侵身啊?”

    “好好好,黄哥牛逼……唔呃……”孙亦谐随便应付了一句,便再次埋头,又吐一阵。

    在孙哥吐的时候呢,黄哥就顺便跟他讲了讲他俩遇袭之后的事,比如他是怎么把那个偷袭者干掉的,怎么把孙亦谐带来这米铺的,又是怎么作法、“冥土追魂”的……

    他说了一会儿,那米铺掌柜也从里屋出来了。

    这位掌柜,显然有不少和道士打交道的经验,所以他一听到外屋有人说话,且语气好像还挺轻松,便知黄东来的事儿已办完。

    “呵……小道,看你年纪不大,本领不错啊,死人都能给救活了。”那掌柜的看着“起死回生”的孙亦谐,倒也没怎么惊讶。

    “是是,多谢掌柜您仗义相助。”黄东来也是赶紧作揖谢谢人家。

    “别!这位道爷,您可别提‘仗义’这俩字儿。”那掌柜的摆了摆手,“咱还是俗点儿,提钱得了。”

    这位掌柜的也是个明白人,方才情况紧急、救人要紧,所以黄东来提钱,他没接茬儿;但眼下人已经救了,再谈什么“仗义”……万一对方想奔着赖账的那个路子走,他这边再一客气,那可得赔本儿啊。

    “哦,这个好说。”黄东来当时就轻轻踹了蹲在地上的孙亦谐一下,“孙哥,人家可是帮着救了你一命,你看着办啊。”

    孙亦谐这时也已吐完了,或者说吐无可吐了,于是他放开了那个抱了半天的米缸,拿袖子擦了擦嘴,站起身来看向那掌柜道:“多谢您了,那您看……我给多少合适呢?”

    掌柜的一听这小子口风,就知道了——这也是个做买卖的。

    那年头,大部分买卖人都懂:买方掏钱那方,尽量不要先于对方提具体金额,应该让卖方收钱那方先提,要不然你可就外行了,被宰也活该。

    “嘶……这个嘛。”掌柜的一边摆出一副很为难的表情,一边打眼扫了扫屋内,“那香炉和碗,虽说是洗洗还能用吧……但我是不敢再使了;那半斗新鲜的糯米,还有被你给污了的那半缸白米,也不便宜……哦对了,那个缸我也不能要了,你们得带走;还有啊,地上被画成这样,我也得费不少力气、用不少水才能擦干净……至于我这大半夜的给你们开门,帮着救你命的这一笔……”他摸着胡须,眼珠子转了几圈儿,“总共要你们五两银子,不过分吧?”

    孙亦谐听罢,心说:就桌上那个小香炉、加一大破碗、还有一破缸,这三样拿去当铺怕是十个钱儿都难当吧?即便加上那半斗糯米和半缸米,顶了天也就值一两银子;至于地上那朱墨画的阵,明天你让来上工的伙计挑点儿水擦一擦不就搞定了?哪怕地上没这个阵,你让自己的伙计擦个地难道还得额外给钱吗?这本来也是没成本的。

    当然了,东西有价,人命无价,人家今晚要是不开门呢?或者不那么配合黄东来,甚至给他捣乱呢?这事儿就没法儿说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对方要五两,确也不过分。

    “好!”孙亦谐想了想,便回到,“五两就五两。”

    前文说过,孙亦谐并不吝啬,他只是在乎花的钱值不值——值的话几千两也不在话下,不值的话几两他也觉得肉疼。

    而且,就算他觉得值,给钱的时候也得有技巧,如果他给得太过轻易了,就会让对方产生“原来这人这么有钱,可惜我要少了”的想法,这样事后对方可能会有不甘、甚至产生忿恨……因此,即便这点钱对孙哥来说确实不多,他还是要装出“给得不易”的感觉。

    “不过掌柜的,咱们有言在先啊。”孙亦谐说着,已经掏出了五两银子,一把就拍在了掌柜的手里,但他同时又牢牢抓住了掌柜的手腕,不让对方把手收回去,“您应该也明白,我们兄弟二人不是一般人,这钱的数目呢……也不小,您要拿得踏实,那今晚在这里发生的事……”

    “明白,明白明白……”这掌柜的还能不懂这个?他都不用等孙哥说完便道,“我从来没见过你们,今晚我一直在床上睡大觉呢。”

    “嗯……多谢。”得到了这个答复,孙亦谐才满意地将对方的手松开。

    …………

    翌日,一大清早,孙亦谐和黄东来在客栈遇袭的消息便不胫而走,火速传遍了登州城。

    但传消息的人自然不知道孙亦谐昨晚被人偷袭并秒杀,还“死了一回”,人们只知那“蛇蝎蛛蟾”中的“蝎子”常友风在客栈布下天罗地网埋伏了东谐西毒,结果还被反杀了。

    这下子,孙黄二人的实力又被江湖同道们给进一步的高估了,因为从那客栈大堂留下的现场来看,常友风布下的这番阵仗,即便是换成狄不倦踏进来,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说起来,狄不倦这天还真到这客栈来了。

    因为在狄不倦眼里,或者说站在漕帮的角度上,双谐对他们是有恩的,狄帮主也不知道这俩货昨天假冒老头儿以“混元星际门”的名义来过七雄会了,他还以为这两位少侠来了登州城却未赴七雄会是有什么原因的呢;如今,他一大早刚起来,就听说孙黄二人在他的地盘儿上遭遇了这等事,他能不来看看吗?

    可惜,这天上午,狄帮主、以及其他一些怀着不同的心态或目的想来看看双谐的武林人士,全都扑了个空。

    这两只乌龟……哦不……两位老谋深算的“少侠”,在昨晚遇袭之后,都感到十分后怕,他们生怕这儿还会有别的危险存在。

    所以,他俩在救起了客栈里那些被麻晕的人、并说明了一下情况后,天还没亮就拿上行李出城跑路了。

    二人此番的行程可长了,他们要由这登州出发,一路往西南而去,入蜀地,至富顺,到黄东来的老家走一趟。

    而接下来这一路上,双谐的所见所遇,自也是奇事不断,奇中有险,险中又有谐……

    这个中细节嘛,咱们下卷……再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